回到頂端
台灣噶千佛學會Garchen Dharma Institute

中文 | English | བོད་ཡིག | 網站地圖


首頁 / 噶千法友 / 心不離於上師
 心不離於上師
    字型調整:

轉化我執與偏見,並得自在心

 

  與噶千仁波切的相應,如露亦如電。我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內心深處的感受,也從未與人分享。

 

  自從父親往生後,我好似失去了一半靈魂,徒留無用的另一半。本以為我再也感受不到太陽,看不到彩虹,一直到我在萬里的那一天。當天到了午餐時刻,仁波切為大家唱了一首詩歌,唱完後仁波切向大家解釋詩歌的大意:「每個人對事情的看法不同,可能因而產生爭執。為了化解爭執,在面對不同的意見時需要智慧。」仁波切透過此詩歌與大家共勉以外,也謙虛提到要達到這樣的智慧不容易,他也持續在學習中。

 

  我低頭回想起小時候第一次被父親的苛責。當時我與父親討論了我讀完一本書的心得,在我提出我將書中人物歸納為好人與壞人時,父親大聲的斥責我:「很多爭執就是起因於偏見,小小的爭執會演變為戰爭的悲劇,我如何只讀一本書就想做結論?」大學填志願時,我的執著又讓父親提醒我不要拘泥於讀法學院的科系,那不適合我。尹清楓事件發生時,父親提醒了我第三次。他說尹清楓剛畢業時曾與其同部門,然而,卻沒足夠時間把他教好,他感到非常遺憾。父親最愛彈唱蘇武牧羊十八年的曲,他總是淺淺的微笑,君子有所為與不為。

 

  聽到仁波切的曲,我才意識到這些年我好像完全忘了父親曾說的話。MBA的學習讓我能“Proactively identify and correct wrong things”。然而,生性剛烈、勇於追求正義的我,卻往往忘記自己的安危。我曾拿著掃把衝至路中央,想要阻擋飆車族並責難他們是:一群「廢物」、「社會的敗類」。又曾為六四學運的同學,差一點與在美國共產黨員在校園產生槍戰。我突然好心虛,且有好多的疑問湧上心頭:「噶千仁波切看到人群中的我嗎?他為什麼選這首詩歌與大家共勉之?」這些年,我的「專業」與「驕傲」卻讓我忘記父親的教誨。

 

  在仁波切中午休息時,Christine帶我及師姐去見上師,當仁波切給我祝福並送上手環時,我舉目望見上師的微笑與眼神,那像父母一樣無私的愛,像彩虹一樣的光,讓我的心「皈依」了。我驚慌到不知該說什麼,而後慢慢冷靜思考,我想這就是「饒意諸有情」的力量吧,”To Love” 遠超過”Correct wrong things”。

 

  現在,遺失的另一半靈魂慢慢回來了。我祈禱上蒼給我力量,讓我學習,給我「饒益諸有情」機緣,希望我能有智慧,一切隨喜自在。

 敬上

 

 




《入菩薩行論》迴向品
四句偈
Shantideva's four lines


噶千仁波切囑所有弟子
為全球疫情祈願迴向
As requested by Garchen Rinpoche for anyone suffering from the COVID-19 pandemic.

སྤྱོད་འཇུག་སྨོན་ལམ་ལས་བསྔོ་བ་ཚིག་རྐང་བཞི་དེ།
༧མགར་ཆེན་རིན་པོ་ཆེ་དགུང་གྲངས་༨༤་འཁྲུངས་སྐར་གྱི་སྨོན་ལམ་བྱ་རྒྱུ།

14,384,946

供養迴向次數
Register your count

目標一億遍
Target 100,000,000



 噶千仁波切祝壽專區